精彩都市异能 美劇大世界裡的騎士 拉姆雷克撒-第一千零七十七章:熊孩子和懲罰展示

美劇大世界裡的騎士
小說推薦美劇大世界裡的騎士美剧大世界里的骑士
看到这一幕,凯开心了。果然贱人就是矫情!之前凯的确很生气,可看到这孙子那么得意之后,凯立刻就不生气了,至少是表面上不生气,毕竟用惩罚自己,来给敌人逗乐子,这种丢人的事,凯不乐意做。
他洛基不是自以为自己很高贵么?
那凯就以牙还牙,把他那些所谓的骄傲全部扒光,然后踩在泥里再踩上一万脚!
凯看的很清楚,洛基的心智其实并不比托尔成熟,甚至可以说更加幼稚。只不过别人更关注他的恶作剧而已,所以才没人发现,仔细想想,心智正常的人会在数千岁的情况下,还锲而不舍的去做恶作剧?
他从小就比不上托尔,所以他才会用这种方法来博得关注,他想证明自己比托尔更强,更聪明。但事与愿违,阿斯加德几乎全员直男,他们喜欢勇士,不喜欢这种小聪明。
于是恶性循环形成了,洛基越是用这些小手段博取关注,越是让其他人不乐意正眼看他。然后他越是用这种办法博取眼球……
“洛基洛基……你真可怜。你居然妄想着自己能够和托尔一样,拥有阿斯加德的关爱。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形成这种想法的?你哪来的勇气?就因为奥丁和弗丽嘉的宠溺?你只是一个杂种,在得知你身份的那一刻,你就应该死心。可偏偏没有。并且还责怪奥丁……为了什么?告诉我,我很好奇,你以什么立场去憎恨给与你一切的人?”
洛基咬着牙,狠狠的盯着凯,彷佛下一秒他就会暴起伤人。
形势逆转了。
刚刚凯被气的要死,现在轮到洛基了。
很愉悦!
难怪洛基喜欢这种调调。
阴阳怪气瞎掰呗,跟谁不会似的!
“奥丁真的可怜,他虽然很糟糕,但他给了你,原本就不可能拥有的一切。可你是怎么报答他的?你用阴谋伤害了他,你甚至想杀死他的亲儿子。托尔也很可怜,他把你当做自己的亲兄弟,可你却想要杀死他,夺取他的王位。弗丽嘉也很可怜,她将她对儿子的爱分给了你,你却想要杀死她的儿子。更可怜的是,你明明做了那么多丢人的事情,他们还是在想办法保留你的小命。”
“闭嘴!闭嘴!那只是他们的虚伪!我的人生充满了谎言!他们把我从亲人身边夺走,篡改了我的人生!让我以为我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他们只是想要利用我!把我培养成阿斯加德的武器,把握培养成对付霜巨人的武器!他想让我们自相残杀!他不是我的父亲!他的一切都让我作呕!”
洛基犯错到现在,
实际上并没有一个人跟他说那些残忍的真相,而是一个劲的说我们是家人,要相亲相爱之类巴拉巴拉。或许正是这样,洛基变得更猖狂了。
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嘛。
洛基就像个熊孩子。
熊孩子撒泼哭闹的时候,越是有人关心他,站在他那边,说好话。他就越是来劲。
要是把他打一顿,或者丢到一边不理他。
没人了。
他也就消停了。
反正凯小时候就是这样,一点不惯着。很多人喜欢说一代不如一代,这话真的有道理。我们父辈那一代,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基本上那个年代的孩子,基本上什么都会。
凯的老爸就是那一代人,他老爸基本上什么都会,上山采药,下河摸鱼,会建房,会水泥工,会烧砖,会电工,会修车,好像就没有不会的,而且吃苦耐劳,凯小时候就非常崇拜他父亲,感觉他就和超人一样。到了凯这一代,物质条件好了,家长不乐意孩子吃苦了,然后他们这一代彷佛退化了一样,很多人别说会那些东西,不少人连装个灯泡都不会……
洛基则更糟糕,完全以自己为中心的熊孩子。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就撒泼!偏偏还觉得自己委屈死了,错的不是他,而是世界,世界不按照他的意志运行,就是最大的错误!
这个时候,奥丁他们如果狠心点,或许洛基自己也能想通。可结果呢?
各种优待,各种嘘寒问暖,把这家伙那点小心思彻底点燃了。
他委屈啊!
他恨啦!
他没错,错的都是别人!
自古枪兵幸运 小说
“你?武器?哈哈哈哈!你的想法真有创意。如果阿斯加德需要你这样的人来作为对付霜巨人,那阿斯加德估计也差不多完蛋了。哦,对了,我记得杀死霜巨人王的不正是你嘛?所以,你怎么想的?杀死自己的亲身父亲来给你的养父献媚?”凯肆意的嘲笑这洛基。“你说奥丁虚伪,你是他别有用心。呵呵,可是洛基,你能活着,你能够被关在这里,被优待,恰恰是因为奥丁!要不然,你以为你一个杂种凭什么能够站在这里听我的嘲讽,早在地球就被砍掉头颅了!”
说着凯看向一边:“对不对,弗丽嘉王后?”
希芙和洛基同时看向一边!
结果虚空中一阵光影闪过,弗丽嘉泪流满面的站在他们不远处。
洛基看到弗丽嘉的时候,脸上的肌肉一阵抽动,接着扭过头去。
“你们是一对糟糕的父母。”凯可不会给她面子:“你们用尽心力培养了一个恩将仇报的贼。他能够活着,能够在阿斯加德以王子的名义作威作福而没有被阿斯加德人杀死,甚至他敢窥伺王位,都是因为你们。但你们得到了什么?他的憎恶,他的怨恨!他觉得,你们应该更爱他,而不是更爱你们的亲儿子。他觉得你们应该将王位给他这个杂种,而不是给一个纯正的阿斯加德人!他觉得,他杀死自己的哥哥没有错,而不是因为杀害自己的哥哥而遭到审判!”
“看看你们都教育出了一个什么东西?”
弗丽嘉拼命的摇头:“不不不,不是这样的。他是我们的儿子!他不是坏人!他只是……”
“他不是坏人?”凯震惊的看着弗丽嘉:“你是从哪里看出来的?看来我刚刚说的话一点错都没有。奥丁就是一个瞎子!而且我也能够理解洛基为什么会是这种德行了!他要害死自己的父亲,杀死自己的哥哥,他想要篡夺阿斯加德王位!你觉得他是好人?他妄图统治地球!为此有数十万人因为他而死,你管这叫好人?你真是一名好母亲啊。”
凯最后几个字加重了语气。
“闭嘴闭嘴!你在撒谎!你们根本不爱我!奥丁不是我的父亲!”洛基被凯刺激的够呛,这个熊孩子再次乱发脾气。他这个时候并不相信弗丽嘉的话。
“那我呢?我也不是你的母亲?”弗丽嘉悲哀的看着他。
洛基哽住了,他甚至不敢看弗丽嘉,可熊孩子的那种中二的思想让他无法坦诚自己的真实想法,他强忍着心痛:“不,你不是!”
弗丽嘉刚刚想说点什么。
可凯说话了。
“那太好了,这个杂种总算认识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那么弗丽嘉,阿斯加德的王后。”凯冷冷的看向弗丽嘉:“该履行你们阿斯加德的责任了。”
“不不不!大人……那不是洛基的真实想法。”弗丽嘉当然知道自己的儿子到底做过什么。这也是她会低身下气的原因,不管她如何辩解,她的儿子就是个杀人凶手!一个将阿斯加德荣耀踩在地上的耻辱!“他是我的儿子!”
“不!他不是!他的名字是洛基·劳菲森。一个霜巨人,一个卑劣到连霜巨人都要鄙视他的弑父畜生。”凯冷冷揭开了这个家族最不愿意被提及的秘密:“为了包尔和布利的荣耀,你应该处决他!挽回阿斯加德的荣誉。”
“不!阿斯加德的荣耀没有杀死自己的孩子这一条!”弗丽嘉显然不可能同意。
“那可真遗憾。”凯一点不觉得稀奇。虽然不太理解奥丁和弗丽嘉对洛基的感情。但这不意味着凯什么都不做:“听到了吧,洛基……你的母亲为了你,将阿斯加德自古以来的职责都丢到了一边,奥丁甚至为了你不惜玷污先祖的荣耀。他们是真的爱你……”
凯的画风突然就变了,不仅弗丽嘉有点反应不过来,连洛基都转不过弯来。
凯会成为这个家庭的和事老嘛?
当然不会!
“可你呢?”
凯轻声的问道,在他说话的时候,他的双眼发出了散发着一丝丝黄色的光芒。
洛基愣住了。
“他们是如此的爱你,甚至为此不惜牺牲一切。可相比之下你呢?”凯循循善诱的说道:“你辜负了他们。他们给了你一切,可你却依然觉得不够,你数次想要杀死托尔,可托尔哪怕到现在都在维护你。你的父亲因为的背叛,伤透了心,你知道么?他并不是厌恶你,他只是感到悲伤和悔恨。他害怕见到你,因为他认为是他的问题,才导致你变成这样的。还有你的母亲,这个不太聪明的母亲,她以为把所有的爱都给你,你就会健康成长,但你还是辜负了她,你刚刚甚至对她说出最残忍的话。”
“洛基……你除了伤害爱你的人之外,一事无成。”
洛基脸上的肌肉不断的抽动,双眼渐渐失去焦距。
“你就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你出生就被你的父亲劳菲抛弃,因为你比所有的霜巨人新生儿都要弱小,他选择抛弃了你。然后你被奥丁救了下来。他把你当做亲生儿子培养。对了,告诉你一件事哦,奥丁那个时候并没有沉睡,他在霜巨人出现在托尔的加冕典礼上的时候,就知道了一切。可他没有做声,他给了你和托尔机会,一个公平的机会,一个谁能称王的机会。托尔的考核失败了,他轻信了你的怂恿,同时你也失败了,因为你怂恿了托尔。然后奥丁开始了第二次考验,他将托尔放逐,并假装陷入沉睡。这一次考核甚至你比托尔更占优势,可你再次失败了,你偷偷将劳菲放进了阿斯加德,然后试图杀死托尔。托尔最后成功了,他通过了考验。你再次失败!”
“接着你又投靠了黑暗泰坦,你彻底将自己的尊严抛弃。可即便如此,你还是失败了!”
“你这辈子,做的最好的事,就是伤害你的家人。将他们的爱看的不值一提,然后反过来,告诉他们,他们不爱你!”
“告诉我,洛基。你到底得到了什么?又付出了什么?你的人生的意义在哪?”
凯的声音让周围的人有种昏昏欲睡的**,可偏偏他们都好像没有察觉一样。
“你也很累吧。装作自己很冷血,肆无忌惮的伤害自己爱的人,其实你也很心痛吧?结束这一切,洛基,为了你自己,也为了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结束一切。”
凯越说,眼睛就越亮,可脸色却越苍白,一滴滴冷汗不断从他额头滴下。
洛基无力的跪倒在地,他脸色悲伤的看着弗丽嘉,看到她那悲戚的面容,眼神隐藏的心痛。洛基惨然一笑,他轻轻一挥手,一把匕首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他一直都保留着一把匕首。
用来逃脱牢笼用的。
可现在看来,这个世界才是他最大的牢笼。
果然自己是多余的。
没错,自己就是多余的!
洛基的脑海中,不断地自问自答,很多他曾经想都不会想的念头,在他脑海中跟吃了金坷垃一样,疯长!
我就不该活着!
别了,母亲……父亲……
洛基决绝的举起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刺向了自己的喉咙!
“不!!!!”一声让整个空间都要震颤的怒吼打断了洛基的举动,他被一股能量击飞,狠狠的撞在墙壁上,昏了过去。
噗呲!
凯再也忍不住,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凯看起来比洛基惨的多,他的眼球不满血丝,鲜血从他的七窍中不断流出,这还不算什么,真正要命的精神世界的震荡,那玩意差点要了凯半条命!
麻蛋!
这狗屁宇宙原石太坑了吧?
凯抬起头,看到了奥丁出现在了弗丽嘉的身边。
弗丽嘉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根本顾不得凶手和老公扑向了牢笼,可惜……牢笼拦住了她。
“洛基!洛基!”
“凯!!!你在做什么?!!”奥丁须发皆张的怒视凯。
随着奥丁的怒吼,一群阿斯加德战士将凯围了起来。
凯费力的站起身来,强忍着头疼,裂开嘴,露出沾满血丝的牙齿,好像一个厉鬼一样。
“你说呢?奥丁!我当然是在做我该做的!你带走他的时候,说过他会得到应有的惩罚!可现在呢?奥丁!你亵渎了阿斯加德先祖的荣耀!你撒谎了!而我,正是在修正这一切!你这个瞎了眼混小子!”
奥丁很生气,但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和凯来算这笔账!
当初他的确这样承诺的。
可现在……看看那精致的家具, 特意准备的美酒和不重样的美食……再看看其他监牢。哪怕奥丁再不讲理,也说不出自己遵守了承诺这种话。
至于说混小子这个形容词……别人有这个资格。
他是叔公嘛。
辈分大就是了不起!
凯终于好了不少,虽然有点虚弱。
“不用谢我。”凯压根不看那些一脸懵逼的阿斯加德战士,推开他们直接走到奥丁的身边:“虽然有点可惜,没能让他罪有应得,不过,这样也好。你亲手让惩罚的期限无限延长。看好他……奥丁。你的杂种儿子,随时都可能自杀……他永远都要活在这个诅咒当中。这或许才是最适合的处罚。听我的,仁慈一点,就现在杀了他!”
说着他抹了一把脸,将手上的血抹在奥丁那闪亮亮的铠甲上。
然后看都不看他们,直接径直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转过头对希芙喊道:“喂!小姑娘,带我去找医生。妈的,疼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