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福寶三歲半,她被八個舅舅團寵了 ptt-第56章 走路同手同腳的小亦然看書

福寶三歲半,她被八個舅舅團寵了
小說推薦福寶三歲半,她被八個舅舅團寵了福宝三岁半,她被八个舅舅团宠了
云大师冷眼看着粟宝:“本道没空跟你个黄口小儿玩耍!”
说完又想走。
麹响带着保安,抱着手臂静静的站在他身后。
麹响皮笑肉不笑:“云大师,急着走什么?”
粟宝看着云大师,追问:“所以,大师这么厉害,到底能不能算等会自己的命运呢?”
苏一尘冷眼,直直的盯着云大师。
众人也觉得有点奇怪,都说云大师超然物外,对万事万物都从容不迫。
怎么现在好像很急着要走?
云大师见众人目光,只好硬着头皮算:“本道会遇到些小麻烦,不过身正不怕影子斜,并无大碍。”
粟宝歪头:“大师,你算错了。粟宝来给你算!”
说完,她在她的小挎包里掏呀掏,掏出一只老乌龟。
老乌龟出来的时候都懵了,缩着脖子,看看这,看看那。
众人嘴角一抽。
粟宝从苏一尘怀里下来,蹲在地上说道:“大师,看好了哦!”
说完‘嘿’的一声,把老乌龟滚了出去。
老乌龟四脚朝上,打了一圈的滚,撞到边角墙壁上又弹回来,滴溜溜在粟宝脚边停了下来。
粟宝盯着老乌龟,小脸上都是严肃:“嗯嗯嗯,明白了!”
众人:“……”
包租东 小说
不是,你就抛个乌龟,你明白什么啦?
这样能算命的话,他们人人都是大师了。
云大师也很无语。
简直就是胡闹!
长风嗤笑:“哈哈,你算出什么来了吗?”
粟宝掰着手指:“大师将有大运哦!一辈子不愁吃饭。”
“吃屎的小哥哥就没这么幸运啦!只能吃十年。”
云大师愣住,什么什么鬼?
粟宝继续说道:“大师骗了好多好多钱钱,等会会被警察叔叔抓,然后就出不来啦!”
众人才反应过来,她说的吃饭是吃什么饭……
长风大怒:“你乱说什么?”
他师父得道高人,人人尊敬,就算局子里的领导都请过他师父。
怎么可能会被抓!
正说着,就见侧门那边走来几个警察,径直来到云大师面前。
“是谁报警?你就是云大师?”
长风立刻说道:“对对,警官,这是我师父,上个月还跟你们局……”
话没说完,就听为首的警官冷喝一声:“带走!”
长风一愣,急了:“凭什么抓我师父,你们不知道我师父是谁吗!”
警官冷笑:“你师父云容琨,xxx小学毕业,毕业后在电子厂拧了五年螺丝,因盗窃罪被判两年!出狱后在天桥底下算命骗钱,将一个老大姐3万块治病的救命钱骗走了!”
他一边说,一边出示文件。
“现在还敢在这里招摇撞骗,带走!”
众人都惊呆了。
这是什么情况??
戒中山河 90後村長
如果警官说的都是真的,那岂不是说云大师根本就是个骗子……
大家看向云大师的眼神都变了。
云大师又气又急,那都是他以前干的事,后来他得到成仙了,现在不一样了啊!
醫 妃 傾 天下 完結 篇
他好不容易才经营起来的一切,都被粟宝毁了!
云大师咬牙,到这个时候了依旧装出一副傲骨。
“我不认可你们罗列的罪名!你们这是污蔑,我要请律师……”
警官直接奖励了他一对银手镯,头上套了个纸皮袋,押走了。
众人:“……”
早期接待云大师的工作人员更是傻眼。
他结结巴巴道:“苏、苏总,那剪彩的事……”
粟宝把老乌龟捡起来拍拍,揣进包包里。
“别担心,粟宝来算一算!”
粟宝捏着手指,学着季常的样子,小模样看着头头是道。
“10点18分,会有天光从天而降,良辰吉时哦。”
众人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
什么东西……这小孩,玩上瘾了吧!
还良辰吉时,她以为结婚呢!
雪儿擦擦眼泪,低声道:“粟宝妹妹,别乱吹牛哦……”
粟宝不理她,转头抱住苏一尘的大腿。
苏一尘便把她抱起来,吩咐道:“10点18剪彩。”
经过云大师这件事这么一耽误,时间的确得往后延一点。
苏一尘直接选了粟宝说的数字。
倒也不是相信什么有光从天而降,这种事,太扯淡。
不过粟宝说了,他顺势定而已。
仪式即将开始,大家都在应侍生的引导下在自己位置上坐好。
现场指引人员听蓝家说了是代司家来的,特地上前,很热情:“蓝先生您好,请坐这边。”
雪儿爸妈那个心花怒放呀,这待遇,真的太好了!
几人坐的位置,正好在粟宝旁边的位置——这是原本司家的座位。
周围名流一看,座位决定身份,立刻跟蓝家套近乎,这一套近乎,肯定就是先夸赞对方小孩了。
“呀,这是蓝小姐嘛,小小年纪就有名媛淑女风范了,你们好福气呀!”
“雪儿小姐继承了蓝夫人和蓝先生的优点呀,真是全场最漂亮的小朋友,哈哈哈!”
雪儿爸雪儿妈谦逊的回应着,实际上眼底的骄傲都掩盖不住。
雪儿也很高兴,她娇羞的低下头,看向隔了一个座位的粟宝。
錦醫 天然宅
她眨了眨眼,小声道:“粟宝妹妹,你的头发……”
粟宝扭头,抱着自己的吸管水杯喝水。
雪儿仿佛忘了刚刚的事,掩嘴偷笑,做出一脸可爱的样子说道:
“粟宝妹妹,我帮你扎头发吧!你这头发谁帮你绑的哦,好丑呀!”
粟宝皱眉,她头发可是大舅舅帮扎的,扎了好久呢!
怎么可能会丑!
她小屁股挪了挪,根本不想理雪儿。
苏一尘抱着手臂,冷冷说道:“我扎的。”
雪儿脸上故作的可爱顿时凝固,嗫嚅道:“苏叔叔,对、对不起……雪儿真的太笨了,一点都不会说话……”
苏一尘冷嗤。
这时候,司夜带着司亦然匆忙赶来。
原来司亦然瘦了一圈,昨晚他突然说要跟着来观礼,司夜只好连夜让人定做小礼服。
刚刚司夜带司亦然去拿礼服,还调整了一下,这才来晚了。
司亦然穿着一件小西装,还打了个蝴蝶结领带。
小家伙板着脸,跟他爸一模一样,都是一脸冷肃的样子。
司亦然不动声色的看了一圈,看到了坐在前排的粟宝。
只见她正在喝水,小脸蛋鼓鼓的……
让人很想伸手戳一戳她的脸……
司夜带着司亦然往粟宝那边走去,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司亦然的小脸越崩越紧。
粟宝一抬头,就看到抿着唇、绷着脸的司亦然。
“咦,小哥哥!”粟宝高兴摆手:“坐这边呀!”
我与恶魔之间
小奶团拍了拍身侧的位置。
司亦然目不斜视,非常冷淡的样子‘嗯’了一声,然而却同手同脚,走到粟宝身边……
司夜:??
他儿子……偏瘫了?
走路怎么会同手同脚,早上没发现这个问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