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不說了,我去拯救地球了笔趣-第七章,她值得閲讀

不說了,我去拯救地球了
小說推薦不說了,我去拯救地球了不说了,我去拯救地球了
他拿过池暄的通讯环,白板左侧放出一束漏斗状的蓝光,通讯环浮在蓝光里,显得越发莹透。
池暄看着他修长的一双手在白板上快速点击,几乎成了残影。
页面上是一串一串她看不懂的文字。
路尘大概是看出了她的好奇,便开口解释道:“这是管理站中使用的一种特有的文字,只有管理员才能看懂。”
池暄“哦”了一声,盘腿坐在床上,无聊的看他操作。
因为要看清楚,所以她身体无意识的往前倾,两人的脑袋几乎要挨到了一起,自然随和的状态,不像是才认识两天的,倒像是相识已久。
本来在认真分解通讯环与管理站的连接程序的路尘一心投入到白板,下一秒却感到自己左肩一沉,他转头看去,是昏昏欲睡的池暄。
少女漂亮的脸庞近在咫尺,他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脸上泛着光的细小绒毛。
两人的呼吸纠缠在一起,女孩儿发间的清香萦绕鼻尖,比索可星的星雨花都要好闻。
路尘连手下的动作都停了,他稍稍往前,就可以碰到她。
墨蓝色眸底映着她的影子。
他突然想到了资料上的两个字,甚至不自觉的轻轻叫了一声。
“阿暄。”
女孩儿含糊“嗯”了一声,不知是清醒还是不清醒,尾音轻轻糯糯,很软。
路尘忍不住笑了,他又轻轻喊了一声,池暄没应,大概是睡熟了。
他轻手轻脚把她放平,仔细帮她盖好被子就退出了房间。
次日一早,池暄被闹钟吵醒后迷迷糊糊下床洗漱,等她下楼看到正坐在沙发上还在摆弄白板的路尘,突然想起来自己昨晚靠着人家睡着了,顿时有点尴尬。
路尘听到动静回头,看到在楼梯口的池暄,笑了下:“你醒了。”
池暄点点头,看着他一脸惊讶:“一晚上没睡?”
虽然路尘是笑着,但也难掩眉目间的疲惫,眼睛有点发红。
路尘闻言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脖子,“还好,一晚上而已。”
池暄看他又揉了揉眉心,倒了杯水递给他,“你一直在研究怎么把能量转过来吗?”
“谢谢。”路尘接过水喝了一口,润了润有些干涩的喉咙,“我以前管理过数据库,对于这些程序要比一般管理员更了解一点,昨晚我在试着暂时拦截通讯环与你的联系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一个漏点,你看。”路尘指了屏幕上的一个泛着微弱光芒的白点。
池暄看了一眼:“什么意思?”
路尘:“这个白点是万千程序里的一个程序,很不起眼,如果不是像我这么死命研究,根本不会在意它,但昨晚我发现,这个程序设计的很巧妙。”
“怎么说?”
路尘眼里染了一丝笑意,说:“一般管理员编写的程序都是死程序,无法再对其更改,但是这个不同,这是个活程序。”
“活程序?”
“对。”路尘像是发现了新大陆,隐隐露了几分惊喜,“活程序在编写出来之后,可以伪装成死程序,混杂在无数程序中,但活程序可以进行二次编写,使其达到编写者想要达成的效果,任何都可以。”
池暄听完终于明白了路尘惊喜的原因。
活程序完全就是开挂啊。
“那你想做什么?”
路尘微微眯了眯眸子,墨蓝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暗芒。
他慢慢道:“让通讯环彻底断开与管理站的联系。”
如果说通讯环是外城,管理站是内城,那这个白点就是内城与外城最为关键和致命的那道关卡,要是这道关卡收入囊中,那外城与内城的联系不就是由路尘来掌握吗?
其实在发现这个漏点之后,路尘的第一反应是沉默了很久。
他是管理站的人,为管理站效命是他一生的职责和使命,如果他这么做了,那就代表着对管理站的欺骗和背叛,违背了他的原则和初衷,甚至将与曾与他并肩作战的伙伴们站在对立面。
他不想这样的情况发生,但是同样的,他也不想池暄出事。
两天的时间,让路尘对池暄有了一个初步认识。
她很不喜欢被约束。
现在这种情况,她愿意帮他收集超自然能量,对他有好脸色,看着一切顺利,但路尘知道,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池暄总有一天会不耐,对管理站,对通讯环,对他会产生厌恶,到了那时候,面对的不是收不收集超自然能量,而是生与死的抉择。
这种情况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他做了选择。
路尘的指尖快速跳跃在键盘上,一双眼睛认真的盯着屏幕,一串又一串的代码在他面前飞速划过。
池暄看不懂这些像是火星文的代码,看路尘这副仔细的样子她就知道,八成不会失败,她转身进了厨房,烤了几片面包片,热了两杯牛奶端到桌上。
没多久就听到路尘长舒一口气,池暄知道是好了。
她把牛奶递给他,“行了?”
路尘接过来捧着,闻言点点头。
他笑着抬头看了一眼,说:“我将那个活程序重新编写成了我的程序,我输入了拦截的指令,通讯环要传递给管理站的信息都会经过我,我下达了指令,信息才会被传过去。”他喝了一小口,唇缝有一道白,“另外,我还截断了通讯环与你的联系,它要输入的信息也会要通过你的意见才行。”
池暄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下,问了一句:“管理站的人不会发现吗?”
路尘微微摇头:“不会,编写这个活程序的人很谨慎也很厉害,他还设置了一道防火墙,难度就算是站长也不一定会攻破。”
他在知道的时候也很震惊,不知道什么样的管理员才能编写这样的活程序,太厉害了。
池暄沉吟了片刻,看向他:“你这么做管理站的人知道了怎么办?”
这是包庇,严格来算,就是对管理站不忠。
都市之系统大抽奖 步步生尘
路尘仰头靠在沙发上,喉结轻轻滚了滚。
“算了。”他轻轻溢出一声笑,“我本事小,只能兼顾一个。”
池暄的目光落在他微微阖眸的脸上,静静道:“为什么?”
路尘顿了片刻,慢慢说:“不知道。”
他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看向池暄,迎着她平静的目光:“我的大脑告诉我,我要这么做。”
池暄没说话。
她突然笑了声:“你大概会后悔的。”
“不。”池暄看过去,对方干净明媚的笑比窗外的朝阳都要灿烂,“那不划算。”
池暄看了他半天,眼里的笑意越来越深,她撑着下巴:“你这副样子真像只狡猾的狐狸,我现在严重怀疑,刚开始的单纯是你装的。”
路尘闻言眨眨眼,看着很无辜:“你没证据。“
池暄摊摊手:“OK。”
她起身,朝厨房走,“过来吃早饭。”
“嗯。”路尘应了一声,随后微微垂眸,唇角微微扯了扯。
乖一点的孩子才比较听话,才会,有糖吃。
吃过早饭,池暄就打算去上学,她在玄关处一边换鞋一边道:“你认识路吗?”
路尘似乎爱上了牛奶,现在还在捧着杯牛奶喝,“差不多。”
来之前他都已经仔细认过路,幸好,他过目不忘。
“那就好,你要是出去记得给我说声,有钱吗?”
池暄问了一个最为致命的问题,但路尘好像还没意识到“钱”这个字的毁灭性。
他摇摇头。
池暄叹了口气,自己抽了几张毛爷爷给他,“这个叫钱,可以买你想买的东西,但是要在上面写的数字之内,数字叫面值,我给你的面值是100的,知道了吗?”
路尘一脸好奇的看着这几张轻飘飘的纸,他突然往自己的口袋里掏了掏,拿出了几块五颜六色的东西。
“这个能买吗?”
池暄一看差点没背过气儿去。
“这是宝石,在我们这儿,没人拿你这个买东西。”
也没人敢。
路尘遗憾的“哦”了一声。
随后他把宝石直接装进了池暄的的口袋,然后轻松的拍了拍手,“那给你吧,反正我也没用。”
池暄:“……”
她看着自己沉甸甸的口袋,一脸复杂。
这得被当成抢劫犯吧。
这宝石一看各方面都是极品,价格绝对不会低。
池暄小心翼翼的把宝石放到一个盒子里,盖上盖子的那一刻如释重负。
真是烫手芋头。
她转身心累的对着路尘:“这个你不能再随便拿出来,更不能给别人看。”
路尘微微挑眉,但还是老实点点头。
池暄这才稍稍放心,随后匆匆去了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