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大蒼紀-第五百四十章九離聖皇

大蒼紀
小說推薦大蒼紀大苍纪
白静一轻轻地抚摸着刀鞘,似是一种血脉共鸣。
我在泉水等你
它在颤动,似乎是回归故土后的欣悦。
“这姜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这把刀鞘都如此通神。”
刀鞘发出锵的一声,随而从白静一手中脱离出去,飞向远处。
“走,跟上它。”
王长安六人追了上去,刀鞘的光芒也越来越亮了,发出颤鸣也越来越大。
刀鞘飞进一片废弃宫殿之中,宫殿残破的厉害。
在宫殿之中,刀鞘的光芒涌动,一块块废石从地上飞起,垒成了一个拱形石门。
刀鞘飞进其中消失不见。
“另有乾坤,走。”
白静一说道,六人踏入了石门之中,所有石块风一吹,轰的一下砸落在地。
走进石门之后,这里是一间暗室,无门无窗,却是金碧辉煌。
正中间挂着一幅圣画,足有两丈之高,其材质为古帛所织,不腐不烂。
画上只有一个女子,佩戴宝剑,头戴皇冕,注视下方。
过气长袜第二春
其双眸似望穿未来,注视古今。
六人六个方面,可六人都有种被俯视的感觉。
王长安与之对视,隐隐觉得心慌,觉得冒犯圣威。
在画的最上面,也有两个古藜文,当你仔细望去,两个字化为煌煌日月,照耀古今天地。
明明是字,却让人看到了日月之力。
快穿之旅.失宠皇后逆袭记
其上留有一丝真韵,有皇道之大气魄。
“这两个字是什么字?”阴无敌问道。
“这是南疆古藜文,这两字是九离。”白静一说道,在这一刻,她感受到的竟是无穷的悲凉。
不知所起,不知为何!
她的心像缺了一块,只觉得心腔之中说不出的难受。
画上女子明明神威盖世,神情间,多是无敌风采。
可她的确很难受,是在悲泣一般,眼眶中忍不住滑落热泪。
“怎么了?”
王长安问道,发现了白静一不对劲。
看一幅画,竟然流泪了。
“不知道,我就是好难受,忍不住要流泪。”
白静一看着画,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一步步上前,伸手摸向了那一幅圣画。
她的手一碰摸到圣画,眼眸中展现另一片异象。
天地破碎,黑暗混沌,在天地的尽头,伏尸亿万,血落如雨。
有人怒吼,有人愤恨,茫茫星海被打得崩碎。
有一道身影涌动无尽神威,支撑天地,一击,击碎星海,贯穿黑暗。
只身杀进了黑暗之中,斩杀强大巨头。
她是强大的,强大到令敌人恐惧,但敌人太多了,唯有她一人在独撑这片天地。
血战到生命尽头,她死了,被贯穿了头颅,斩去了真身九尾,灭杀了神魂。
就这样孤寂地葬灭在无边黑暗之中。
无数族人呼唤她的真名,为她悲怆。
九离,南疆古国最后一代圣皇,至死,她都念叨着故土生民。
她回不来了,天地有感,为她悲泣,她的身影显照诸天,无数人跪伏痛哭。
圣画在白静一眼中是那般祥和,有圣光涌出,画中女子突然间动了。
一个身影从画中走了出来,身后九条神尾展现出来,一下子让王长安几人吓了一跳。
“老白。”
王长安与阴无敌齐声喊道,白静一抬头看到女子,四目相对。
雍容贵气,美丽绝艳,却另有帝王般的皇者气质。
白静一愣愣地看着她,那女子让她感到天生的亲切,那九条神尾正是她身份的证明。
女子伸出手抚摸着白静一的脑袋,平静而祥和。
王长安看了其他人一眼,示意不要轻举妄动。
这画中女子似乎并没有恶意。
白静一的眼泪忍不住往下流,颤声问道:“您是我的祖先吗?”
“你是我的血脉,孩子。”女子开口,或者说是九离圣君开口。
白静一想触摸女子,却是摸到了空气。
女子很平静,这是两个时代的人物在对话了。
她早就不存在了,消失于古史。
“我要走了,孩子。”
女子开口,白静一满眼是泪地看着她,女子的身影在快速消散。
终是一场记忆罢了。
“不要消散,您。”
白静一想开口,对方摇了摇头,哪有什么长存啊!
一只玉指点向了白静一的头颅,化为一缕金光。
女子消散了,一缕真意能留存今日,已是万幸,估计她看到后人寻来,死也该瞑目了。
白静一泪流满面,不由怒吼。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祖先明明为天地而战,为大义而死,为什么古国覆灭,我族苟延残喘于大苍。”
“为什么,世道如此不公。”
白静一哪里还不明白,南疆古国便是她们的祖脉。
姜九离,南疆古国最后一代圣君,也是最强大的一代圣君。
葬灭于边荒天地,可却有人覆灭了她的古国,要灭绝她的血脉。
白静一发泄心中不满,王长安几人静静看着。
这事牵扯太远,也不知如何劝了。
“那就强大起来,我们助你复国。”王长安说道。
这是一个承诺,也是一种尊重。
若是白静一需要,杏古部会尽全力帮她复国。
“是啊,老白,你如果需要,我们一定帮你。”阴无敌郑重道。
许久,白静一的情绪才平复下来。
她念动了女子传给她的秘文,整间暗室发光,古圣画燃烧起来,火光涌动,一口圣刀锵的一下飞出。
插在白静一面前。
“姜皇刀?”
王大壮说道,这把刀真的出现了。
姜皇刀,通体圣金所铸,其刀身上刻有南疆古国的社禝江山,风水民情,有古老图腾,有族徽法印。
鬼塚酱与触田君
最为特殊的是刀身结有九星图,如珠子大小铭刻其上,九星之中蕴含九大圣道符文。
一枚绽放便是一种大道,代表着九代圣君的大道印记。
姜皇刀不是一代人的心血,而是九代圣君的巅峰之作。
当他们修为大成时,便会在刀上留下他们独有的大道印记。
“这九星铭刻地太美了吧,如真的星辰一般。”
阴无敌碰了一下,这把刀的确很恐怖,刀气逼人,让人感到危险。
“是真的星辰。”白静一肯定说道,“每一代圣君出手,亲手炼化星辰,融入了圣刀之中。”
“真的星辰?”王小绝说道,这修为真的强大。
想想一刀斩出,如挥动九大星辰,何其强大。
“逝者已逝,静一,我们还有强敌。”王长安安慰道。
白静一一手握住了姜皇刀,其手上血痂一下子化开,被姜皇刀吸收,姜皇刀涌现九代圣君之影。
一个个注视下来,虚空仿佛要崩裂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