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最美少時遇見你 txt-轉折-1、我的目標,從來都不是你閲讀

最美少時遇見你
小說推薦最美少時遇見你最美少时遇见你
期中考结束后的两天阅卷日子,华苒苒和凌晨默契地选择留校,其实大多学生也都如此,难得有时间放松一下。
考虑要把华苒苒生日的时间留给时韬,凌晨提议提前一天给华苒苒庆祝,刚好宿舍几人都在,大家商议着出去逛街、唱K、让华苒苒好好请一顿大餐,华苒苒自然无异议。
这天无疑是充实而快乐的,四个女生都满载而归,却个个都累瘫了。
然而华苒苒刚丢下东西躺下,手机响起。
华苒苒接起,连睁眼的力气都不想出了,凭感觉接听了电话。
“您好,请问是华苒苒小姐吗?”
“我是。请问哪位?”
“华小姐在学校吗?大少请您到学校门口。”
华苒苒蹭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原本的疲惫似乎一下就消散了。
“时韬回来了?”
对面似乎楞了一下,随即有点不好意思地回应。
“具体我们也不太清楚,只是大少让我们接华小姐去个地方,说是跟华小姐约好的,华小姐去了就知道了。”
“华小姐不在学校吗?或者告诉我您现在的地址,我马上去接您。”
华苒苒几乎不加思索。
“在学校,你们等我一下。”
“好的,华小姐慢慢来就好。学校门口车牌号XXXXXX。”
“好的。”
匆匆挂了电话。
华苒苒迅速打开衣柜,选了一身休闲装,风一样地冲向淋浴间。
沈心诚看得目瞪口呆,啧啧几声。
“这谈恋爱的人啊……”
“都跟神经病差不多?”
凌晨一本正经地接了下半句。
俩人默契一笑,感觉见惯不怪了。
毕竟他们一直都以为,华苒苒每周五去云府湾,都是去约会的。
哪怕时韬没回过学校,但听华苒苒和陆志勇几个都说起过,时韬有在创业,加上时韬的成绩只要考试就是年级第一的,大家对他来不来学校都觉得无所谓了。
华苒苒几乎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妥当。临出门前下意识就要跟凌晨交代什么,却被凌晨截住了。
“知道了,今晚不回来,明天也不回来……别忘了后天午餐前要回家就行哈!”
华苒苒白了凌晨一眼。
“什么啊……我没有不回来好不好……”
戰袍染血 小說
沈心诚在一旁看戏。
凌晨直接一连串呵呵呵呵就把人推出宿舍了。
快八点的校门口,已经没什么人了,华苒苒一出来就看到了来接她的车子,后车厢门口一个穿着衬衫西裤的人,恭敬地站着。
不是华苒苒认识的唐木,但感觉倒差不多。
华苒苒走上前。
“你好,我是华苒苒。请问是时韬让你们过来接我的吗?”
那人听闻后,立马打开车门。
“华小姐请上车。”
动作恭敬有礼,跟当初唐木来接还真是一个样。
华苒苒不疑有他,轻声道了谢便上车。
而华苒苒上车后才发现,司机位上也坐了人,有点狐疑,接她还要派那么多人么?不过刚刚给她开车门的人在关上车门后,径自坐上了副驾位,后一排就只有华苒苒一人,倒也没让华苒苒想太多了。
倒是满脑子都在想,时韬是已经回来了?准备给她个惊喜吗?
“华小姐,路程稍有点远,您要是坐着累,可以先休息一下。”
副驾的人周到地提醒了一句,车便缓缓驶离学校了。
华苒苒看着窗外随意应下,路程有点远?是上次他们去的度假村吗?无声地笑了笑。
车子平稳地在路上行驶,也不知是一天下来逛街太累了,还是一个人在后面坐着无聊,本想要好好看路的华苒苒,最终还是睡着了。
M市傍晚。
黄金城璀璨的灯光照亮了整片即将入夜的天空,光影和晚霞交织,极尽的繁华可想而知。里面更是灯红酒绿,无尽奢靡。
距离黄金城2公里的一间书店,古旧风雅,门前的铃铛在风中声声作响,随着店门被推开,再关上,穿堂风一过,铃声更是清脆。
来人身材颀长,一脸清俊明朗,气质出众,风华正茂当如是。
少年熟稔地迈着步子,眼光逡巡着书架标记,径直走到店面靠里的书架间,看到了早就等在那里的人。
等人的先是一愣,随之与来人默契地相视一笑,气质相当,气势相当,不是时慕雨和祁漫,还有谁。
祁漫:“怎么你来了?劳伦斯呢?”
时慕雨:“留条后路。你的人都准备好了?”
祁漫:“随时。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提前一天交易了?”
明明已经形成惯例,都是在周五最繁忙的夜晚行动,哪怕时家出事时都不曾变过。
时慕雨勾唇一笑,原本冷峻的眉目,忽的就暖化开了。
“她明天生日。”
祁漫:“……”
呵~突然就不想继续说下去了。转过身,先走为快。
背后传来沉稳的声音。
“小心。”
祁漫依旧没回头,似漫不经心地回了句。
“彼此。”
华苒苒是被一桶冰水浇醒的。
醒来脑袋依旧昏昏沉沉,好在意识很清醒。
横躺在一片草坪上的她,本来大脑还来不及转,在对上方漫清毫不保留的憎恶眼神时,一切了然。
内心暗骂了声自己,真是好不长记性。然后把时韬也一起骂了,她总是因为这人没了脑子。
说不慌是假的,她几乎可以肯定,方漫清会往死里整她。
华苒苒双手双脚被绑死,嘴巴被封住。她试图按时慕雨教她自救的方法来解绳子,才发现自己使不上力气,心里暗道不好。
方漫清真是找死,每次都不知道给她弄些什么东西。还好,这次意识到目前为止都很清醒。也不知道后面会出现什么状况,华苒苒努力让自己冷静。
方漫清嗤笑声响起。
“华苒苒,没想到吧?又一次栽我手里了。”
华苒苒盯着方漫清那张明明挺淑女,却让她觉得恶心的脸。显然对方虽然跟她说话,但不需要她进行回应,嘴巴上的封条贴的死死的。
华苒苒觉得不能脏了自己的眼睛,既然方漫清没想让她回应,那她连眼神也懒得给,闭上眼睛,专注想想有什么脱身或者求救的方法。
果然,方漫清也不在意华苒苒的态度,像对着空气说话一样,自顾自地继续说话。
“上次没让你吃亏,便宜你了。不过你放心,这次我也不会为难你。毕竟,我的目标,从来都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