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 起點-539 出發 趕往津租界 完美路線看書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
小說推薦亮劍之老子是孔捷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民工团的组建,孔捷早有想法了。
现在随着独立团根据地的迅速扩大,团队建设的方方面面都太消耗人力了,总不能处处都让部队去做,那会大大的影响到部队整体的训练以及战斗力。
所以,孔捷需要人力,顺带着还能为周边的乡亲们谋一份差使, 何乐而不为呢?
李文杰听的也是眼前一亮,“团长,我看这法子肯定可行,乡亲们除了平时农忙的时候会忙碌一阵之外,其实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闲暇着的,劳动力反倒是白白地浪费了。如果能找到一份差事做工挣钱,乡亲们怎么会不乐意呢?”
孔捷道:“这件事情可不是‘民工团’三个字就能轻易完成的, 其中方方面面都需要筹划。”
“这样,我按照我心中所想, 大概先提出我自己的看法。”
于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孔捷开始叙述了:
“为了更加高效方便的管理民工团,加强民工团与咱们作战部队相互协作,我认为可以以咱们军队的编制来组建民工团。”
“民工团虽然不是作战团,但同样可以设团长、政委、政治处主任等等,而这些职位可以由地方县委或者县政府的一些干部担任,毕竟咱们需要使用的民工们,本就是属于这些地方政府管辖。”
“营长和教导员可以由区级干部担任,连长和指导员可以由各村的村长等干部担任,排长和班长由一些党员或者支援前线的积极分子担任。”
“总归是最大程度的调动民工团成员的积极性,所选用的干部要善于凝聚整体的队伍, 并得到队伍成员的认可。”
“另外民工团的建设、发展以及运作,同样不能离开党的组织和领导, 党委、支部、挡小组等要设立在每一层指挥岗位上。”
“所组建的民工团体也可以根据不同的任务划分, 比如有一线随军常备民工, 二线的运转民工, 还有后方的临时民工。”
风花雪月
“具体怎么给乡亲们发工钱的事情, 是由地方政府负责还是由咱们部队负责;承担不同任务的民工具体的生活供给标准;在任务中的各种运输工具, 如果出现损坏,出现损耗,具体如何补偿、补贴;民工的立功标准以及奖励补贴等等。
方方面面要提前规划清楚,总归要让乡亲们满意,心甘情愿的出工出力。”
“另外,还要把乡亲们的劳动力,高效且适当地规划利用起来,不能出现只给工钱,却没有有效利用上劳动力的情况,更不能出现滥用劳动力,让乡亲们心生不满,觉得收获没有得到相应酬劳的情况。”
“宣传方面是要做到位的,要让前来帮工的乡亲们知道,他们需要做什么,做这些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会面临危险,是面临哪些危险,要让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总之,民工团迅速组成之后。”
“咱们团队的建设和发展, 如果可以让民工团带接替运行的, 就逐步进行替换, 另外与各团合作的运输方面,也正派上用场。”
说到这里,见李文杰刷刷地在笔记本上记着,孔捷继续道:
“不能一口吃成大胖子,这件事情还得一步一步来。可以先组建一些较小的民工组织,尝试在根据地与游击区之间负责各项运输工作。”
“民工团的运输工作趋于成熟之后,运输的又何止是物资,甚至可以是咱们的乡亲们。”
群星闪耀的吸血岛
“后续一旦日军在发起大扫荡,由民工团的配合运作,可以迅速将乡亲们以及村内的各项物资运输到山区安全地带。如此一来,我们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就可以腾出手来,好好的对付小鬼子。”
“另外,民工团的成员选取一律平等,不得存在歧视,无论是男人和女人都可以接收。”
“男人就不说了,农忙结束之后,女人也可以去合作社做纺织工作。”
“当然,自身最基础的农耕发展可不能耽搁,村支部这方面的宣传工作一定要做到位了。”
……
……
孔捷说了许多,甚至没讲什么次序,想到什么说什么。
民工团的组建在他看来是相当有必要的。
用小车同样可以推出来大胜利。
一支部队如果可以完美地保证各部之间的往来运输,绝对可以大大地提升整体的作战实力。
……
“哦,后续还可以在根据地周边,由咱们的一些有文化的干部,来组建一些学堂,村里那么多孩子,总得读些书识些字才是。”
……
“具体的这些工作,可就是你这个做政委的该头疼的了。”
“遇事不决的,处理不了的,可以去旅部,甚至去总部,找旅长他们沟通商议,这件事情我也与旅长他们提过,旅长表示此事可以以我们独立团作为实验团率先进行,如果效果反应良好,再推广到全军。
所以文杰呀,你身上的担子可不轻呢!”
前前后后交代完,孔捷说是没有多少要交代的,却还是交代了一个多小时。
李文杰听罢,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最要命的是,团长还要离开独立团,那这一切可就全靠着他来主导了。
深吸了一口气,见孔捷望向自己的目光里是浓浓的信任,这是一位对自己寄予了厚望的兄长,李文杰当即咬紧牙关应道:
“团长,文杰一定全力以赴!”
孔捷笑道:“你是政委,我是团长,咱们是平级,怎么还和教导员指导员那会儿似的?”
“我早说过,你直接叫老孔就成。”
李文杰悻悻道:“团长,我哥要是还活着,我见了面喊他一声老李,你猜他会捶我不?”
“这是兄长的嘱托和教诲,与职位无关。”
孔捷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与李文杰交代过团内的各项事务之后,孔捷便叫来了叶民,直接开门见山,说明了此次突击队的特别任务。
叶民自然没有二话,这位老兵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特别是担任突击队副队长以来,更是在这份勇气之中加了几分自信。
“团长放心,突击队保证完成任务!”
只是听说孔捷要亲自带队,这天不怕地不怕的老兵却是慌了。
“团长,这……”
孔捷道:“这什么这,你小子方才不是还说保证完成任务吗?”
“伱放心,我这次随行是另外有要事要做,指挥方面我不会妨碍你的,就把我编为突击队的成员就是了,具体作战听你指挥。”
叶民知道孔捷的性格,团长既然下了决定,肯定是没法改变了,他嘿嘿笑道:
“团长,这哪儿的呢?突击队是您一手组建的,就连我当年也是您带出来的,您要是来的话,这指挥权我是万万不敢领的。”
“你小子!”
孔捷笑了笑,又正色道:“这次的任务可不能打马乎眼儿,根据旅长透露,此次咱们需要接回来的教授、专家还有代表,对于根据地未来的发展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旅长这次可是下了死命令,咱们突击队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人一個不少的给带回来。”
“还记得咱们四快一慢之中,这个慢是什么吧?”
叶民回道:“战前准备工作要慢,要细致,要谨慎,要周全。”
孔捷道:“所以行动之前必须做好万全准备,我说过,此次我作为你的队员,具体如何计划,要制定多少套应对方案,这是你作为指挥员的工作。”
“总之一句话,此次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天黑之前,我要看到你突击队准备的预案。”
“是!”叶民应道。
叶民离开之后,孔捷思前想后,知道此次去津租界接人,最难的就是途中如何避开日军的防控的问题。
去时突击队一路前行,没有带专家和代表们,这事儿还算简单。
后续还要带上那么多大活人,经验又远不如突击队成员丰富,万一出点岔子……
头疼的想了半晌,孔捷忽然灵光一闪,冲着门外喊道:“和尚,把徐轻年给我叫来。”
“唉!”院子里正在锻炼的和尚应了一声,转身去安排了通讯兵。
不久之后,徐轻年赶到。
孔捷直接问道:“老徐,咱们对外合作的商人,有没有总部在天津的美租界的商人?”
徐轻年愣了下,想了想,摇了摇头。
孔捷有些失望,心底苦笑着,看来这事儿是没指望了。
面前的徐轻年忽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说道:“团长,我们虽然没有直接和美租借的商人有过合作,但是我记得我父亲好像说过,他认识的日本商人里边,有一位是与美租界方面的美国商人有生意来往的。”
这可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孔捷当即道:“这样,老徐,你立刻想办法联系徐老,哪怕是动用大价钱,也一定要联系上那位美租界的商人。”
此事还需要徐轻年出面,孔捷将旅部派突击队前往津租借接人的任务说了一遍。
“如果可以借助美租界商人的商队,路上会顺利的多,如果他们有商船,可以走黄河水路,插上美国国旗,一路畅通无阻过去,这事儿就成了。”
徐轻年意识到此事事关重大,忙应道:“请团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