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濟世 虎嘯神州討論-突發狀況推薦

濟世 虎嘯神州
小說推薦濟世 虎嘯神州济世 虎啸神州
第10节
朱虹卿穿过结界的时候,身上的火焰逐渐熄灭,就如同当初进神域时候的影像在倒放一样,她的身上又恢复了以前的那身衣服。
刚出玄武结界,丹丹和朱虹卿便不忍晕眩,有些呕吐。玄湖早有心理准备,反应则比较轻微,缓缓地扶着白墨调息。丹丹见白墨没太大反应便问玄湖,“怎么就他没事?”
玄湖略带喘息地说道:“别急,三,二,一。”说罢便松开了扶着白墨的手,白墨果真应声来了反应,连忙跑到一旁吐了起来。
等众人缓了一阵,玄湖说道:“这还算是轻的,我上次在玄武族内三个多小时打了一个来回,出来之后直接就晕了过去。”几个人慢慢喘息着,逐渐恢复了状态。
她对丹丹问道:“穷奇魔域的入口离这里远吗?我们先动身去那附近吧。等到了那里先安顿下来,再等他们两个回来。”
丹丹回答道:“玄武结界在凌幽陵的最南端,而穷奇魔域的入口在最北端,虽然听着很远,但是凌幽陵终究只是个城市,一天之内绝对能到。”
“那我们这就启程吧。”朱虹卿兴冲冲地走在对前面。
几人离开了玄武结界,一路走着。起初并没觉得稀奇,但是当他们逐渐走到人多的地方,朱虹卿开始大声地感慨。“这……这,人间怎么变成这样了?也就几天没见的样子啊,变得我都不认识了!”
“你别忘了,我们这几天,人间可是经历了许多年呢。”玄湖提醒道。
“哦,对!这么算来,我离开凌幽陵已经十二年了。短短十二年,这个城市变得像重生了一样啊。”朱虹卿发出的每个字都充满了感叹和惊讶。
几人走了许久来到了车站,乘上了开往北方的车。在车上朱虹卿还在回想刚才那一幕幕变化巨大的景象,感慨到沧海桑田,“哎,你们说,我们离开了这么久,之前在许昌的那家旅店还在吗?”
丹丹好奇地问道:“你想这个干嘛?或许没了吧,毕竟你看这里变化都那么大。”
朱虹卿有些失望,“唉,你可别忘了,我们押金都没退,三百呢!”
玄湖听完眼泪都笑了出来,“小姑,你可真会过日子。”
朱虹卿从身上拿出玄光镜,冲着玄湖晃了晃,“说到会过日子,你看还是小猴子懂我。知道我心疼钱,特地把费用都免了。”说罢便开始翻看玄光镜。可没过几秒钟,朱虹卿变得异常的安静,又过了几秒,众人见她以一种极为惊恐的表情看向大家,咬着牙说道:“出大事了。”说着便拿起自己的玄光镜给玄湖看,丹丹和白墨也分别从左右凑了过来,而上面写着:
求救,小叔被绑,我重伤。见信速回,祁连省酒泉会合。青扬。
众人看后,心中像是被巨石砸中一般,纷纷咯噔一声。朱虹卿看了一眼来信时间,已经是四天之前了。心中焦急的她连忙站起了身走到了车的后门,她用胳膊夹住栏杆,艰难地回了一条:
别怕,在路上。
然后朱虹卿向右扭过头来,看着呆住的三人,“愣着干嘛,下车啊。”
三人这才反应过来,立马起身跟朱虹卿站到了一起。一路奔波之后,几人来到火风列的车站,昔日的火风列如今已经不是最快的列车了。一番打听之后,众人得知目前的速雷列车与动雷列车已经相当普及,可以说是最远的地方也能朝发夕至,从凌幽陵到酒泉几经辗转也能在一天之内到达,但是价钱上,给人的感觉就没那么轻松了。
朱虹卿望着价目表,用极其失落的语气说道:“这,这是抢钱吗?我们四个人就要花四千多?人间这是怎么了?我这好不容易找娘娘申请了五千……”但一想到青扬现在还活在恐惧之中,朱虹卿咬了咬牙,为所有人买好了票。随后,几人便在候车处静静地坐着,一言不发。
也许朱虹卿还算是能够适应这种变化,其实在玄湖看来人间的变化更明显。他从家中出来的总时间也不过是一年半的光景,这还是算上了在白虎神域度过的一年。在他的记忆中,前天还和小溪吃着五毛一支的雪糕,昨天还在紫金陵品尝着五元一碗的鲜美汤面,而今天,出趟远门就要用两千支当初的雪糕来换了。而这些对丹丹来说,则更是残酷了——在她当初在庐州的时光中,七毛钱都能买五斤米了。就更别提当初一元、一元艰难挣钱的白墨了,简直想都不敢想。
无限升级系统
朱虹卿看见大家都在发愣,用手在众人面前晃了晃,“喂,你们都怎么了?失了魂一样。”
玄湖打了个激灵,对朱虹卿说道:“没事,刚才感慨人间变化太大了。青扬有回信吗?”
“没。”朱虹卿略带失落地说道。
玄湖看着朱虹卿,用一种有些赞许的语气说道:“没想到你竟然能这么冷静,以我平常对你的观察来说,你应该早就急得飞离地面了才对。”
左拥义姐,右拥义妹
朱虹卿见玄湖用这种目光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没,我真的很着急,甚至是最着急的。但是,光着急没有用。这个时候更需要冷静。”
丹丹接着说道:“我发现,你从朱雀神域过了一晚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朱虹卿用余光偷偷地看了一眼白墨,对着丹丹说道:“或许是有了牵挂和担当吧。我总不能一直冒冒失失的,让人总是为我担惊受怕吧?毕竟我……”朱虹卿的声音越来越小,语气也吞吞吐吐的。玄湖心中熟知朱虹卿的心思,打算帮她把心里话说得痛快一些,于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看着朱虹卿,问道:“毕竟你什么啊?”
朱虹卿看着玄湖沉思了几秒,“毕竟……毕竟我是长辈嘛!”说着用手拍了拍玄湖的后背。
玄湖被她拍得撕心裂肺,“咳咳,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医武高手闯天下
一段时间之后,速雷列便来了。
毕竟是临时买的车票,四个人全都不在一个车厢。在列车上这几个小时,朱虹卿简直是坐立难安,虽然之前表现得很冷静,但是逃离了白墨的视线,她便又回到了自己最真实状态。她起身在车厢内来回踱步着,走着走着就到了车厢连接处。她发现白墨竟然也在这里站立着,望向远方。
“看什么呢?”朱虹卿轻快地打着招呼。
“没,就……看看远方。”白墨眼神含糊,没有盯着朱虹卿,显得有些心口不一。
“你其实也在担心吧?”朱虹卿将头伸向白墨的右前方。
“确实是有些担心,当然我最开始是担心你会不冷静。”白墨看了一眼朱虹卿,“看来是我用老眼光看你了。你能变成这样,我发自内心的高兴。”
朱虹卿笑在脸上,喜在心里。“看到你这么高兴,我就更高兴了。有首歌怎么唱得来着,‘幸福着你的幸福’。”朱虹卿慢慢地哼唱着这句,突然话锋一转,“对了,丹丹和乖侄儿在干嘛?”
“我怎么会知道。”白墨回答道。
“你怎么不知道,我在5号车,丹丹在2号车,乖侄儿在3号车,你从1号车一路走到这肯定路过他们啊。”其实朱虹卿心知肚明,白墨是特地过来找机会安慰自己的。
“好吧,丹丹在读策法书,玄湖……他保密,但也是在看书吧。但我并不是爱看书的那种,比起书,我反而更爱看,”白墨的视线突然从朱虹卿的身上转到了窗外,“看风景。”
“真是凑巧,我也一样呢。”朱虹卿嘴角微翘地说道。
之后,又是经过一番辗转,众人于傍晚间到达了酒泉。
刚下车,朱虹卿便收到了青扬久违的回复:
姑奶奶,我现在恢复了。到达之后请传音呼唤我。扬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