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頂級誘寵:大叔甜妻又窮又野 ptt-第七十一章 看着挺像個人熱推

頂級誘寵:大叔甜妻又窮又野
小說推薦頂級誘寵:大叔甜妻又窮又野顶级诱宠:大叔甜妻又穷又野
陆老爷子眼尖地看见江晚晚颈侧的咬痕,苍老的眸子,瞬间瞪大,陆湛这个不孝孙,这还没过门的老婆,就对着她又咬又啃的,简直不是东西!
他的右手颤抖着,就想操起拐杖,砸死边上正一脸风轻云淡吃早餐的男人。
“陆湛,你看着挺像个人的,在床上,怎么还有那种癖好?!”语气里,带着满满的嫌弃。
正喝着牛奶的江晚晚被这句话吓得一呛,干脆咳嗽了起来。
陆湛倒是从容不迫地掀开了红唇,“昨晚,晚晚太诱人,控制不住自己。”
江晚晚差点直接升天。
最强妖孽
这爷孙俩到底在聊什么登西!
“知道诱人,还不赶紧娶回家!”陆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的,脸上皆是严肃。
话音刚落,无数双眼睛,便聚焦在她脸上。
陆湛眼眸含笑,目光灼然的锁着她,“晚晚,打算什么时候嫁给我?”
好家伙,一个眼神就吓得江晚晚立马就不咳了。
她抬眸对上对面两位老人家渴望的眼神,以及江小宝“看你怎么办”的假笑,如坐针毡。
“不、不是说好了,再给我一周考虑的嘛。”
而且,动不动就喊她晚晚,他们很熟吗?
紧张的摆放在膝盖上的手,被陆湛一把握住,男人把玩着她的指尖,嘴角勾起了若有似无的弧度。
“读的是文科?数学计算能力似乎不太好。”眼底还荡漾着深邃的暗光。
江晚晚有些不太理解,眨巴着眼,反问道:“什么意思?”
“你说,你到底还需要考虑几天?需要我帮你回忆回忆?”虽是反问,但他的指腹却撩拨人心的摩挲着她无名指的位置,仿佛她说错半个字,今天就绑她去结婚。
江晚晚当下了然,欲哭无泪的对他比了个“五”的手势,“我想起来了,还有五天,再给我五天我就考虑好了。”
陆湛稍一用力,她的五根手指,就落入他纤长美好的大掌中,霎时,十指相扣。
陆湛霸道的握紧她的手,在两位老人面前,气息缠绵,“爷爷,再五天,她就嫁给我了,你可以放心了。”
江晚晚踩在地上的十根脚趾都跟着紧绷了起来,这个该死的混蛋,谁要嫁给他了!
可是……她却琢磨着,陆湛这么说,可能是为了让老人家放心。
毕竟,陆老爷子可是患有心脏疾病的,要是刺激到他,人就要升天的。
陆老爷子视线梭巡在江晚晚和陆湛之间,洞察了两人之间的微妙氛围。
语调也跟着激动了起来,“这,是真的吗?”
“嗯。”江晚晚被迫点头,两位老人对她都是纯然的关心和爱护,欺骗他们时,她为数不多的良心都在痛。
“太好了,老婆子,我们陆家总算是要办喜事了,不行,赶紧送我去医院,我得再多活两年,至少得看到小宝妹妹出生了才能咽气。”
原本病怏怏的陆老爷子立刻来了精神气。
“万一又是弟弟呢?”陆老夫人担忧地道。
“那怎么办,我想要抱小公主,你多找几个医生给我看病,我再活个三四年的,现在国家开放三胎了,就给他们多两次机会,只要生出女儿,我身上所有财产,都归那宝贝孙女儿。”
老夫人应和道:“我觉得行。”
江晚晚:“……”
陆湛:“……”
两个老人抱着小包子火急火燎的离开后,餐厅里就只剩下江晚晚和陆湛两人。
江晚晚刚抽出自己的手,空气中就传来了陆湛涔冷的质问声。
“为什么不肯嫁给我?”
男人放下咖啡杯,一举一动都透露出良好的教养,矜贵优雅。
以他的身份地位、容貌才华,想要嫁给他的女人如过江之鲫,然而面前的小姑娘却对此一直十分排斥,让他既不解也不悦。
诶,她不想嫁的心理,表现得有这么明显么?
江晚晚吸了口气,试图和他讲道理。
“因为结婚需要感情基础,但是我和你没有感情。”
之前的计划失败,现在她和江小宝再想离开京城,几乎是插翅难逃。
最好的选择当然是让陆湛主动放弃这件事。
“那你和谁有感情,晚越?”
恋爱即是双赢
冷隽的凤目微眯,他眸光幽深。
江晚晚闻言一愣,这是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了,所以说晚越到底谁啊?
古人诚不欺我,一个谎言,需要用一千个谎言去圆。
“……晚越是我的好朋友,当然有感情,但是这和结婚根本不一样,我们之间是友情!”
瞧着江晚晚不以为意的神色,陆湛心下冷嗤。
小姑娘单纯,在她心里是友情,在那个有家室还勾三搭四的渣男心里可说不定!
“总之,没有感情是不能结婚的,这么简单的道理大叔你懂吧!”
不想继续纠缠那个劳什子晚越的事,江晚晚迅速把话题拉了回来,期待地望着面前的男人。
瞥了她一眼后,陆湛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站起身,不疾不徐地开口,“吃完了吗?”
江晚晚有些莫名,表示自己吃完了。
“嗯,走吧。”
“……去哪?”
“不是说没有感情不能结婚吗?”陆湛握住江晚晚的手腕,拉着她往门外走,“还有五天,我们可以先培养感情。”
神他喵培养感情,她是这个意思吗?!
江晚晚挣扎,掰着门框不放手,“我不去。”
“放手。”
“我不放!”江晚晚打定主意绝不配合。
陆湛又好气又好笑,松开手悠悠道:“之前你带着孩子逃走,顺走了我一个明朝灯盏、一个清朝花瓶、一块宋朝玉器,还有珠宝若干,总计金额上亿。不想去可以,只要你把涉及金额……”
“我去!”
火速松开手,江晚晚露出狗腿的笑,“亲爱的陆总,您想去哪里都可以,上刀山下火海我都绝不推辞!”
只要不谈钱,什么都好说。
瞧着江晚晚这为了金钱而折腰的小样儿,陆湛嗤笑一声,领着江晚晚就上了车,一路疾驰到了京城最大的奢侈品商场。
商场内富丽堂皇金碧辉煌,各类奢侈品琳琅满目,金钱的光芒直晃得从来没进过高级商场的江晚晚精神恍惚。
扫过一旁壁橱内挂着的衣服价格,那一长串的零更是差点让江晚晚怀疑自己的眼睛。
十万?!
一件衣服卖十万他们怎么敢!这哪里是卖衣服,这根本就是在抢钱!
江晚晚狠狠酸了,哀怨地看向陆湛,“大叔,你带我来商场干嘛。”
“培养感情。”男人眼帘微掀,淡淡道:“挑吧,只要你看上的,今天我全包了。”
“……”
有钱人培养感情的方法都这么简单粗暴吗??
可恶,她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