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我在遮天修永生 ptt-第三百一十九章 化身互擡讀書

我在遮天修永生
小說推薦我在遮天修永生我在遮天修永生
------
倒数第二场,古族一方上场的是神蚕道人,来自古皇族神蚕岭,刚刚和斗战圣王一同出现的女子便是神蚕岭的神蚕公主,老猴子的道侣。
神蚕道人整日浑浑噩噩,买醉堕落,即便是到了战场也是如此, 没有好多少。
而他的对手和他的情况也差不多。
姜逸飞这个在萧炎的误导下,现在已经被古族认为是姜家帝子的家伙同样没有多少斗志,修行是他的兴趣爱好,但与人争斗却不是他喜欢的,只是这一次被神王老祖抓壮丁抓来了。
不过他的情况比神蚕道人好一些,有想着结束结束的意思。
两人交手,既不紧张也不激烈, 倒像是回合制, 一人出招一人破招,互相递了三百多招之后,神蚕道人直接认输。
姜逸飞本来就不弱,参悟过吞天魔功和不灭天功,除了狠人的种种秘术,还有姜太虚这位老祖传授他的几门九秘,纯阳丹和其它丹药也没有少了他的,实力比原著更加强大。
而且他可是仙二巅峰的修士,境界比华云飞还要略高一些,打到最后为了结束纠缠不清的战局,直接施展出来了飞仙诀,飞仙光破了神蚕道人的神蚕宝衣,让这场你来我往井然有序的比斗结束了。
人族这边有些惊讶。
“怎么回事?”
“为何姜家的人也会狠人的秘术?”
“难道是和从太玄门交换来的?”
这些隐秘,外人自然不知,当事人也没有解释的必要。
姜太虚则是和罗墨一道,与其他人族圣者说着狠人一脉的往事,讲述狠人一脉是怎么找来他们姜家, 又怎么被姜家护道人斩杀,让他们姜家白得了这一份传承的。
太虛聖祖
罗墨自然也有狠人传承,毕竟当初是他宰了摇光圣子,现在才揭开这件隐秘往事,言及当初为何要杀摇光圣子,是因为摇光圣子想要吞噬他的体质本源。
GLEN
狠人一脉曾经潜伏在摇光!
前任摇光圣子是狠人传人!
这些隐秘的消息,通过圣人们的谈论,才传到了其他人耳中。
“江皇主,狠人传承出自以前的摇光,那你们……”有人问,想要知道日月皇朝是否也有狠人传承。
“我亦借鉴过飞仙诀等妙法。”
江离一句话,基本上就是坐实了日月皇朝也保有狠人传承的事情。
‘狠人传承现在竟然被三家掌握?’
‘一念花开,三千世界,飞仙诀等妙术真是让人羡艳。’
你好可爱
‘这么说来,源天教和日月皇朝岂不是有四部无上经文?’
‘源天教以培养源师为主,但日月皇朝却有扩张势力之意,我们是不是……’
各种神念交织,化身们闻而不语。
最后一场,无需多说, 由王腾出马。
而古族一方竟然没有谁好派了。
火麟儿, 黄金天女, 龙女,三位皇女之中需要有一人出来对战王腾,胜则代表古族在这一次万族大会上压了人族一头。
若是败,那么这一次万族大会人族和古族平分秋色,这代表着人族一族之力就能够和太古万族对抗,很显然即便平手也不是一个好消息。
最终,古族这边决定由黄金天女出战,她和王腾大战不到两百合,王腾挥舞的剑光便炽盛起来,如同天上一颗颗繁星流动的轨迹铸成了一柄天星之剑,一把元神道兵小剑入主其中,斩落下来。
黄金天女施展出黄金族的秘术黄金神藏,如同打开了一个黄金异世界,其中藏有无数大道神兵。
但是在王腾这天星之剑和元神道剑结合的神剑之下,黄金天女打出的一切黄金神兵都破碎了,整个黄金神藏都被劈开。
剑锋所指,足以将黄金天女立劈两半,而黄金天女被破开了黄金神藏这一招之后神力紊乱,星辰剑气破空入体,剑刃还未至就已经重创了她。

萧炎用两根手指捏住了落下的剑刃,他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场中,王腾惊得立刻后退,因为怕古族使诈。
但他一后退才发现,江离也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他身边。
王腾松了一口气,江离虽然曾经让他羡慕嫉妒,但在这种时候,有江离在身边,安全感顿时就拉满了,即便面对的是萧炎这个古族圣人也无惧。
“这一场我们认输。”萧炎平静道,“万族大会,平局收场。”
“我说过,要认输就说话,不要随便动作。”江离道,“不然我以为你们要图谋不轨,把你们打杀了怎么办?”
萧炎冷哼一声,“你以为你有那個实力吗?”
“你以为你够我打吗?”江离狂傲道。
萧炎眼神一凛,气氛一下子变了,黄金天女和王腾都同时打了个寒颤,一股寒意攀上了他们的背脊。
好强的杀气!
“先回去。”萧炎对黄金天女说。
“你先离开吧,我和他还有话说。”江离背后,天灾之盘和不灭雷符出现,缓缓转动,灾劫气息和雷霆涌现,密布星空。
黄金天女和王腾光是站在这里就有一种肌体欲碎的感觉,萧炎和江离两人的气息实在是太强了,他们赶紧离开。
“你我仇怨,也非一时。”江离冷笑道。
人族这边立刻有人道,“江皇主和萧炎当初修为尚弱时便结了仇!”
“没错,他们曾经在丽城大打出手。”
“我那时就在现场”
“没错,我也在,我亲眼看到他们交手。”
“这两位绝世天骄要新仇旧账一起算吗?”
萧炎手中五色神辉流动,化作了一把五彩神羽剑,星空都被极致的五色光芒割裂,“万族大会平局,这让我很是遗憾。”
“我也很遗憾。”江离背后天灾之盘雷光大作,“没分出个胜负,总是让人不爽。”
无边雷海降临,淹没了萧炎,比之前的天劫还要浩大,就算是一般的星辰陷入其中也掀不起浪花,萧炎被雷海淹没,劫气与雷云涌动,竟然构筑成了一座浩大的宫殿,威严森然,充满灾难毁灭的气息,又有许多雷霆化作了夜叉修罗,手持雷矛雷叉,仿佛一座雷狱。
“殿下!”
八部众们心惊,这一座雷狱太可怕了,原始湖大圣都没有这种待遇啊!
这个江离,他居然还留了一手!
八部众们都紧张了起来,但是却没有人敢插手,因为八部众之中的强大人物,都还被镇压着,只有大圣境界以下的八部众被放了出来。
现在,别说他们几个圣人圣人王了,就算是一旁的黄金王、万龙王等大圣都只面色凝重的看着江离施展的雷狱,不敢贸然动手。
但一束五色神光开天辟地,神羽剑气动乾坤,直接将雷狱从中劈开。

五色神羽剑和不灭雷符相击,璀璨的五色神光和不灭雷光碰撞,无数符文在其中闪耀,湮灭,道音扩散。
一瞬间,人族和古族两方不少人都身体一软,眉心欲裂,剑与符碰撞震动了天地道则,扩散开来,仅仅是波动便让他们神魂不稳,似要被震裂。
好在今日在这里的都至少是仙二修士,若是在北斗,仅仅这一次交手就会有大片大片的生灵被震碎神魂而死。
王腾运转前字秘,稳定住了震荡的元神,凝眸细看,武道天眼运转到极致。
“元神和剑的结合……不,不止,肉身化剑,血气化剑……”
他喃喃自语,一双武道天眼分析着刚刚两个对拼的那一招。
这样强大的两个绝世天骄对拼,他只要能参悟一招半式就足以,更何况萧炎的招式和他的道有部分共同之处,元神,血气,道行,统统融入剑中,所斩出来的惊艳一剑,简直是他王腾目前所钻研的剑道的高级形态。
“我们不出手相助吗?”黄金天女问黄金王。
黄金王眼中闪过一丝无奈。
你以为是他不想帮忙吗?
萧炎和他们黄金族关系不错,最先找上他们,双方多有来往,利益纠缠很深。
可现在萧炎和江离的战斗他黄金王也没有多少把握能够插手,贸然入内,恐怕没什么好下场。
至于用古皇兵黄金锏?
别说对方有龙纹黑金鼎,单单是江离再渡劫一次他都遭不住。
因此不是他不想去帮忙,而是不敢也不能去,他可不是那种能渡劫如吃饭喝水的人物,真给他来一次天劫就足够让他皮开肉绽了,要是旁边还有人攻击,多半要身死道消。
“殿下不弱于江离,此次万族大会,殿下没有出手,想来是江离引起了殿下的战意,便让他和江离战个痛快吧。”
黄金王如此说道,将这一场战斗归结为萧炎想要试试江离的水平,外人不好插手。
万龙王也点头,“没错,我们只要看好人族其他人就行了,殿下实力高深莫测,且身上宝物众多,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
火麟洞大圣也道:“这种战斗,万古难得一见,两位神禁天骄争锋,你们需用心观看,领悟神禁奥秘。”
别说话了,都给我好好看好好学。
悠悠式
一众古皇子女都点头,静心凝神,关注战斗。
萧炎和江离的战斗是真的,因为他们虽然同出一源,但构成他们的元气不同,导致了天赋和道路等的差别,还有经文秘术也大相径庭。
此刻交手,正是互相印证的大好时机,本尊不在,而他们这段时间又各自参悟了不少的东西,正需要一个合适的对手。
纵观人族古族两方阵营,哪里去找比他们俩更适合对方的对手呢?
而且,这一战还能打出他们的威风和无敌名号了,江离已经有斩杀大圣的战绩了,萧炎虽然没有同样的履历,但如果能够和江离大战不落下风,便能够借用他的战绩来证明自己。
天灾之盘转动不休,落下亿万道雷霆,在星空中造出了一片亿万里劫云雷海。
五色神羽剑冲霄而起,剑身上,五行光芒璀璨到了极致,显化出了亿万颗庚金神雷、丙火神雷、癸水神雷等五行神雷。
这样的五行神雷,和天灾之盘降下的雷霆有很大区别,是五行之力凝练到极致的表现,以神剑发出,如同一场五色逆雨,汇聚成海,席卷高天。

天地大道再次暴震,萧炎和江离交手的地方有无数道则极尽升华然后破灭,刹那间的璀璨震动了天地,传出的波动让人心神摇曳,体内部分道则共鸣,差点崩伤他们。
不少仙二修士都承受不住,神魂快要裂开了,道则也在共鸣躁动,时刻要炸开一般,两族的圣者便送他们远离。
古皇子女,王腾叶凡姬子等人则是忍受着这种震动,在这里一直观战,想要揣摩更多的道则。
但没过一会儿他们也待不下去了,因为交战的两人浑身绽放仙光,竟然爆发出了各自的禁忌手段。
江离日月印记浮现于眉心,日月同辉,阴阳一体,混沌气将他包裹,但一股仙光却是连混沌气都无法完全遮蔽的,璀璨到了极点,好似飞仙诀,但又不完全是。
萧炎亦是五色神光披身,霸天绝地,号令五行,五色神光绚烂威严,两人从这之后的对决简直像是两个小宇宙碰撞,星空中如同两颗超新星在不断地爆发。
天地间的精气骤然干枯,他们像是两头超级饕餮,瞬间吸干了一域,然后猛地爆发,神力波动浩荡而出,无数干枯的星辰被打成齑粉。
这一下比之前的攻击还要强大的多,波及更广,人族这边的圣者和古族那边的祖王见情况不对,赶紧携带着后辈们远离。
下一刻,推动着无数星辰碎屑尘埃的冲击波便席卷了他们原先的位置。
但这并非是一次交手,而是连续不断的对轰,他们在广袤的宇宙中战斗,都擅长虚空妙术,挪移之法,打着打着便挪移到了一些枯寂的星辰旁边,他们二人施展开来神通,只一吸,恒星都会熄灭。
下一刻,两人交手的余波就会将这里的星球全部破坏,变成尘埃。
他们越打越远,深入到星空之中去了。
“恒星都能湮灭,萧炎殿下果然非凡。”
一名古族大圣道,他虽然是大圣,但想要熄灭一般的恒星,也是要废一番手脚的,不像是萧炎和江离,交战之中,两人争夺元气,便随手吸干了一颗恒星。
就算是一些小星系的恒星,体量不大,远远比不上北斗这种生命古地的超级恒星,也非常变态了,看得他心有余悸。
像他这样的,连观战都不敢太近,说挨着就死有点过,但擦着就伤是肯定的。
与后辈一起避雨
“当世有此二人,其余天骄都没有半点证道的希望。”
有人这样感慨,但即便是古皇子女心中也生不出反驳的念头来,太强大了,明明是同辈,差不多的年纪,甚至江离比他们都要年轻很多,但实力上却和它们有天壤之别。
甚至于,他们刚刚观看江离施展道法,竟然有一种进入悟道状态的畅快感,江离的一招一式都宛如天成,各种道法信手拈来,他即是混沌,可驾驭万道,令他们获益良多。
仅仅是观看江离施展道法就能让他们修为提升,这对于他们的打击,比败在江离手下还要难受。
而萧炎更是霸天绝地,五色神光披身将他承托得如同帝皇,将自身的血脉之力发挥到了极致。如古皇在世,天下莫不臣服。
这一次同来的妖族斩道王者孔雀王在看了萧炎的五色神光秘术后,竟然直接进入了悟道状态,参悟起自己孔雀一族的本源妙法来,还是八部众的圣者将他带走的。
天堑一般的差距横在普通古皇子和萧炎之间,他们拥有古皇的血脉,可称为皇子/帝子级天骄,但萧炎是萧炎,萧炎的级别就是他自己。
这一认知,目前已经清晰的烙印在了所有观战的古族心中。
“怪不得殿下不承认自己天皇子的身份,只说自己名为萧炎。”
“没错,殿下是唯一,古往今来,再无第二人,前人终将被超越!”
“纵览万古,谁有殿下这般神威?太古皇都不见!”
八部众都兴奋起来,各种言辞往外蹦。
几大皇族对于八部众的吹嘘言论有些恼火,原本是应当维护古皇尊严的,皇不可辱。
但一想到萧炎现在的实力,他们就都沉默了,现在的萧炎,别说同时代的古皇了,就算是他们其他几族的大圣齐上,在不动用古皇兵的情况下,是否是对手,还是一个未知数。
或许,要加强和妖神殿的关系了。
古皇族都这样想,其他依附于古皇族的太古种族心中想法便更多了,这一世诸多古皇子女出世,但有几人出彩?
就算火麒子胜过一场,却也不被人放在心中,毕竟对手只是姬皓月。
大家只会记住这一世最耀眼的古皇血脉:萧炎!
人心变化,只差最后的利益关节,若是能够打通,这一世便能够再现太古万族共尊的场景!
而对于化身们来说,他们不缺小钱。
……
人族一方,看着两人渐行渐远,打入了星空深处,大孔雀明王感叹道:“这萧炎如此实力,便是我也要小心应对了。”
大孔雀明王的话让人族修士们精神一震。
什么意思?
不是说大孔雀明王快要成为准帝了吗?萧炎的实力已经是准帝下最强的那一批了?
那岂不是说,正在和萧炎打得热火朝天的江离也有这个实力?
这两人互相抬身价,已经把自己抬到了一个极高的程度。
大圣卫易都在思考,果然还是等万族大会结束之后加入道盟好了,留下天璇圣地的传承便去闯荡星空。
这北斗,还是不要呆了,多少有点伤自尊,再呆下去他怕自己没有踏足星空路的勇气了。
就连一直沉默寡言,号称最强大圣的东方太一也开口道:
“青出于蓝。”
青出于蓝,东方太一的意思是江离已经超脱了太阴太阳两位人皇的藩篱,阴阳同修,完全是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
而且相比于修习源术的罗墨,江离则是将人体秘境法贯彻到底,他运转两部经文施展出来的一些法门,还有刚刚那种混沌气,是东方太一都还没有达到的,他都想要向江离请教一番。
但听在其他人耳中,这句话却有一番别的味道。
这么说,我们应该抓紧机会抱住日月皇朝的大腿?
好啊,抱大腿这种事情我们可是很擅长的。